主页 > 辞赋 > 文章列表

羊年“竞技麻将”成京城热词 赛事或下半年举行

发布日期:2022-06-08 06:24   来源:未知   阅读:

  麻将是常见的休闲娱乐项目,但作为体育运动项目的竞技麻将在中国普及度还不是很高。图片/新京报记者 高玮 摄

  新京报元旦刊发的“京城将办千桌竞技麻将晋级赛”消息,不仅引起了广将爱好者的关注,也使“竞技麻将”成了京城群众体育的热词儿。据了解,目前已有不少麻将爱好者向组委会报名,表示希望通过参加该活动,改变麻将打法,赶上竞技麻将的新潮流。据悉,在众多报名者中,不乏80岁左右的老人,有的甚至是全家老少齐上阵。从麻将爱好者的报名热情来看,2015年,竞技麻将必将在体育产业大潮中抢占一席之地。

  竞技麻将在我国已有20余年历史。1998年在广州举办的“首届全国竞技麻将锦标赛”,是首次也是到目前为止惟一的国家级竞技麻将比赛。时隔十几年,这项赛事依然令许多人记忆犹新。

  天津的张克强曾作为第一批选手参加了这次比赛,他回忆道:“完全是按照正式体育赛事办的,有开幕式、运动员入场仪式、唱国歌;一些体育界的领导及一批致力于推动竞技麻将项目的前辈和第一批选手都参加了这次盛会,场面挺大的”。

  “首届全国竞技麻将锦标赛”是中国竞技麻将开疆破土的盛会,它对中国竞技麻将事业的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首先,它历史性地将深陷赌博泥沼的中国麻将引向了光明,并推动其成为一项积极健康的体育竞技项目;第二,它首次将国家体育总局编辑出版的《中国麻将竞赛规则》用于大型赛事,为中国开展竞技麻将运动作出了必要尝试;第三,它推出了中国第一批竞技麻将选手。

  时过境迁,当年推动这项运动发展的专家学者如今都已不再年轻,像盛琦、杜维忠等竞技麻将泰斗级人物现都已八十有余,第一批选手最年轻的现在也五十岁上下。

  一直以来,大多数人都将麻将等同于赌博,其实那是一种误解。原国家体委退休干部、《中国竞技麻将规则(试行)问答》一书的作者杜维忠指出,赌博麻将与竞技麻将有本质区别,主要表现在它们的目的不同:赌博麻将具有占有他人钱财的欲望;而竞技麻将81种计分方式,一对三的博弈形式,使其复杂多变,具有博弈制胜的乐趣,虽然具有一定难度,但其益智健康,积极向上。

  然而,像其他新生事物一样,竞技麻将的发展进程并非一帆风顺。因为各种原因,首届全国竞技麻将锦标赛之后,仅处于萌芽阶段的竞技麻将一度陷入停顿状态。而我们的近邻日本,用40余年的时间搜集中国麻将,建成了世界第一个麻将博物馆,并曾希望通过申办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将麻将文化留住。同时,欧洲竞技麻将也已发展为正式的体育项目。

  竞技麻将是一项健康益智的竞技活动,在中国却难以普及和推广,最主要的原因是社会对麻将所持有的偏见。

  首先,大多数人还没有认识到麻将是中国传统文化宝库中不可多得的宝贵遗产;第二,没有认真研究这种娱乐形式存在意义和文化内涵;第三,疏于对这项运动的开发、引导和推广,任其停留在赌博状态;第四,中国竞技麻将领域没有树立起大局意识,存在一定的门户思想,缺少沟通和共识。

  竞技麻将先辈王心荣说过,麻将游戏中的博弈、推演、不同番种的组合等都是中国智慧的表达,而麻将牌的图案设计、工艺技艺等都有极高的审美价值。曾经,不少大名鼎鼎的文化人,如梁启超、胡适、鲁迅、梁实秋、老舍等,都郑重其事地讨论过麻将问题,他们的高见至今仍值得思考。

  中国竞技麻将前途光明,但道路并不平坦,需要具有相当影响力的有识之士大力推动。有人说,中国竞技麻将界该拧成一股绳共谋发展大计了,其实,这更代表了竞技麻将爱好者的共同心声。

  为此,金舞台国际文化传播公司、北京世纪画墨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今年推出了“树新风,扬正气,文化塑魂”竞技麻将推广系列活动,目的在于以文化搭台的方式,唱好中国竞技麻将的大戏,以求得共同推进竞技麻将的发展。

  据该活动组委会主任曹理介绍,春节之后,按照总体设计,全国各地将陆续开展新选手培训工作,而千桌竞技麻将晋级赛初赛也将在纳入该活动计划的省份展开。据测算,千桌竞技麻将晋级赛或将于今年下半年在北京举行。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北京空军招待所,一个神秘人引起了服务员的注意。他每天一个人到餐厅吃饭,有时会对服务员说:“今天想加个菜,我自己给钱。”除了吃饭,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东西,写完有专人匆匆拿走。服务员们都在议论,“这个人是不是被双规了。”

  这个“被双规”的神秘人叫盛琦。在竞技麻将领域,提到他的名字,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多年以后,即将年满81岁的盛琦谈起这件往事时还记忆犹新。那段日子,他的身份是《中国麻将竞赛规则》编写组副组长。

  盛琦笔耕不辍,出版了多部关于麻将的专著,比如《麻将运动》、《裁判学》、《方城捭阖》等。他挚爱麻将运动,作为新加坡华侨,他现在一个人在天津生活,家人都在新加坡。在他天津的家里,有一块碧玉镶嵌的奖牌,那是2004年日本第四届野口恭一郎奖评审会颁发给他的“对世界麻将事业特殊功勋奖”。“他们亲自送到天津来的。”盛琦告诉新京报记者。

  在盛琦看来,麻将运动蕴含着博大精深的文化价值,是活的哲学、美学、兵法、人才学、心理学、管理学、市场学、公关学、博弈学、统计学、信息论、控制论、系统论和人生启示录。

  最近,盛琦总结出了麻将运动的20大优点,“有天晚上,半夜两点醒了,睡不着,就起来写东西,一不小心就写到了早上。麻将运动优点多,我是第一个将其形成系统理论的人。”

  1998年,国家体育总局审定出版了《中国麻将竞赛规则》,这也是竞技麻将全世界通行的“宝典”。现年84岁的杜维忠,是当年编写组成员之一。

  杜维忠住在体育总局13号院4楼,每天上下楼都走楼梯,其矫健的步伐很难让人相信他已84岁高龄。老先生活跃的思维也一点不逊于年轻人,提起竞技麻将的81个番种如数家珍。“现在很多智力运动都是一对一或者一对二,惟有竞技麻将是一对三,这太锻炼人的智力了。”杜维忠告诉新京报记者。

  当年《中国麻将竞赛规则》出版后,受到了全国各地竞技麻将爱好者的青睐,杜维忠收到了很多信件,其中不乏关于竞技麻将的一些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杜维忠又专门编著了一本《问答》。

  杜维忠写了很多关于竞技麻将的文章。由于电脑用得并不熟练,这些文章都是他用“一阳指”辛辛苦苦敲出来的。

  竞技麻将这些年发展停滞,但杜维忠对竞技麻将的关注从未减少。复旦大学成立麻将社这个话题,让杜维忠兴趣盎然,“日本很小的孩子都可以学竞技麻将,家长也愿意让孩子去学。我们不提倡小孩子学习竞技麻将,但大学生完全可以学。竞技麻将在培养人的思维能力方面,作用非常大。”